当前位置:威海旺达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情感感觉一个人变了的说说(你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的自己)
感觉一个人变了的说说(你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的自己)
2022-12-31

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:在人生中不曾预期过的某一刻,猛然发现自己并不是自己过去所以为的样子。在一些时刻,我们发现自己比过去所认知的更有潜能,具备自身曾经毫不知情的某种力量和优势。当然,我们也会在一些时刻,发现自己有一些超乎想象的阴暗面。

重新认识自己,是生命中最令人惊喜的事之一。对于那些在生活中感到迷茫的人,我总会告诉他们,你还不够认识你自己。你需要怀着充分不设限的好奇心,让自己经历更多的人事、处境,在这个过程中,像认识一个陌生人一样,观察、审视、理解和共情你自己。

今天我们想跟大家分享几个,通过重新认识自己,改变了人生的故事,希望给大家一些启示。

01.

“你身体不好,是需要被保护的。”

我曾经是一个瘦弱苍白的女孩。小时候父母跟我说,女孩子是需要被保护的,尤其是你,你的身体不好。他们总是给我穿着漂亮的裙子和小皮鞋。但是这些衣服都很不舒服,作为一个父母口中的小淑女,我总是有人接送,学会了安安静静地坐着或者站着,别说运动,连走路都很少。

这样长大以后,我经常觉得自己什么都是不可能做到的,去辛苦地参加实习?去熬夜拼搏一场考试?自己去外地穷游?去参加演讲社团?去竞选学生会?我总是想,太危险了吧,太困难了吧,我应该是做不到的。

大学时候因为一个喜欢的男生,我经常去看他打网球。网球场上也有班上的女生一起打球,我看着她们穿着简单的运动服,在场上奔跑、跳跃,有时候还会摔倒在地上,脸上挂着汗水,却总是洋溢着充满活力的笑容。在看她们打球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她们好像活得比我更自由,更生动,慢慢地心里就有了羡慕和向往。

在我喜欢的人的鼓励下,我也开始学习打排球,开始时有些别扭和不适应,因为一直觉得自己身体不好,可能无法承受这样的运动。但没想到后来我不但爱上了排球,还成为了学院球队的主力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变了一个人。

我剪掉了齐腰的长发,清爽的短发很好打理,我爱上了徒步、登山、攀岩,我喜欢在这些运动的过程中自己征服挑战的过程。我参加了辩论社,和社友们一起“舌战群雄”,还竞选成为了我们学院的学生会主席。我变得活泼、爱笑,和朋友们一起的时候,我们吵闹、大笑。我甚至参加了一个公益支教的项目,在非洲呆了两个月。

我第一次发现,谁说女生需要别人的保护?谁说女孩一定要安静、顺从?我差点因为这种想法,错过了全部的精彩生活。

有时我还会想起过去那个身体不好、瘦弱安静的自己,在心里对她说,我变成了超过你的想象的人,还好现在我们活得很勇敢很自由。

02.

“你是个男人婆,你应当很自卑。”

我从小被当成男孩养大,我也一直觉得自己过得很快乐。直到小学五六年级起,我发现自己和班上那些漂亮的小女生不一样。我比她们高,还比她们壮实。到了初中,我也是班上最高的几个人之一,身边坐的都是男生。

慢慢的,我接受到了越来越多来自身边人的评价,有我妈妈的朋友,跟我和我妈说,你得让你闺女减减肥啊,一点女生的样子都没有,怎么找对象啊。班上的男生会嘲笑我,说我是“大只怪”,是全班最丑的几个女生之一。我变得很自卑,好像再也没有快乐了。

我尝试很多方法减肥,但总是失败,我的五官不够精致,更重要的是,我并不喜欢所谓的女孩子的那些东西。我总觉得“我”并不应当是那样的。这些都让我非常困惑。

我的人生困境是在去了伦敦以后解除的。伦敦什么样的“怪人”都有。女孩子,真的不是只有我们亚洲人喜欢那种“白瘦幼”的样子。我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优势,我非常聪明,攻读完硕士学位后,开始在一家美国的巨头互联网公司工作。工作让我充满自信,让我明白了自己非常优秀。

我就是在工作中遇到现在的丈夫的,他是一个abc。追求我时,他跟我说,你非常性感。这是我从未想过自己能够拥有的评价。是他让我知道,当我舒服地做自己,追求自己的事业,自信地度过每一天,我就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。

我现在还是留着寸头,穿中性的衣服,但我绝对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美的女人。我的审美就是这样,这就是我认为的我最美的样子。

03.

“你是个小孩,父母不需要尊重你。”

我从小和父母很亲密,家境很好,父母一直跟我说不用太辛苦,在他们身边就可以了。大学毕业以后,我去了老家父母给安排的一个清闲的工作,饮食起居全部由爸妈照顾,拿到的工资只是零用钱的一小部分,生活十分安逸。

可是渐渐地,我发现了这种生活的弊端,就是我的父母不肯用平等的态度跟我交流。比如,他们不让我参与家里“大事(比如买车、装修)”的讨论,不让我表达自己对于一些社会新闻的看法,我在择业、择偶等方面和他们想法不一致时,他们会跟我说“你小孩家懂什么”,然后要我“听话”。

这种交流模式让我觉得很压抑。我有个好朋友跟我说,父母就跟其他人一样,不是天然应当尊重你。想要别人尊重自己,就得付出努力证明自己。

于是我花了一个月,找了工作、室友和房子,闪电辞职,一个人来了上海。父母很生气,决定在经济上给我“断供”,出门在外的生活比我想象中还要更辛苦,但也让我发现,原来自己能够承受地起这些压力、委屈、困难,在过程中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飞速地成熟。

两年后,我被提拔成为部门的小骨干。我用成熟的态度和父母对话,邀请他们来看看我在上海的生活。还记得,那几天我去接送站、带他们坐地铁、逛外滩、去吃了西班牙菜,向他们展示我真的可以独立生活,他们既失落又欣慰。

现在我妈会跟我谈起家里的规划,并且询问我的意见。当遇到意见不一致,他们也不再一味打压我,而是跟我沟通,一起分析。而这是因为我证明了,我是一个独立、有自己的思想、能够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和承担责任的成年人了。

04.

“全职太太9年,你早就和社会脱节了。”

30岁那年,我有了儿子。当时丈夫工作很忙,双方父母由于种种原因也不能来帮忙。为了更好地养育孩子,我选择了离开职场,成为一个全职太太。

做全职太太真的很忙,根本不是大家想象中的样子。做全职太太9年,每一天都过得像打仗。不知不觉,儿子9岁了,马上可以上小学4年级了。丈夫的事业发展不错,给家里找了阿姨和司机,我一下子清闲了许多。

闲下来以后,我才发现,曾经的我的那些朋友,都发展得很不错。有些人在企业做上了管理层,有些人自己的小公司也运转稳定。曾经我也是公司的中层,工作能力一直受到老板的肯定,给我很多培养,也给我晋升的机会。而我如今却面对了自己人生的迷茫:当家庭不再需要我做全职太太之后,我的价值还能在哪里?

那段时间过得很抑郁,求职很难,没有人想要一个39岁,已经脱离工作快十年的员工。但我想,就算所有人都放弃看好我,我也不能放弃看好自己。

现在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,我考取了国家的心理咨询师执照,又学习了美国在线的心理咨询硕士两年的课程,自己写公众号,有一个小小的咨询工作室,每周有二十多个来访者与我见面。

我很热爱自己现在的工作,尤其是帮助那些年轻的女孩,做好她们人生中的选择。同时我也在持续学习,丰富自己,我能感受到这是我人生的一个新的阶段,我很幸运能够再次在职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人还是需要为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,但同时我也没有放弃自己对孩子的爱。我现在觉得非常幸福。

05.

“审美只是小女孩的游戏。”

我在大学里,学的是计量经济,后来在国外又攻读了计量数学的硕士。父母都希望我毕业后能在金融行业就业。

其实我喜欢的一直是人文和艺术,但父母认为这些东西没法创造价值。从事金融才是他们眼中成功的事业道路。

我有一个爱好,是帮助身边的人搭配衣服。我觉得服装搭配也是艺术的一种。每次陪朋友逛街挑衣服,找到最适合她们的风格,看到她们满意的笑容,我觉得很有成就感。

毕业以后,我的确进了一家很好的金融机构,但我一直觉得工作无趣、动力不足,非常痛苦。最后,在很长一段时间有了抑郁情绪。

发现自己有抑郁症的风险后,我毅然决然辞职。我觉得还是要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做工作。

所以我首先给一家公司担任买手,充分发挥我对时尚的审美能力。后来我干脆开了一家公司,招募和培训服装搭配师,帮助用户选择合适自己的造型,提供搭配服务,也有自己的电商让用户购买自己喜欢的衣服。

现在公司已经有三十多个员工了。每次收到用户的好评和感谢,我都觉得很有自豪感。服装搭配的服务,能提升用户的形象和审美,能给用户带去幸福。我深信我现在做的事,如果能规模化发展,对这个社会的贡献不比金融少。

未来我还希望靠审美赚钱,也给更多人带去美和快乐。

作者的话:

即便在相对开放的现在,仍有许多女性面临着性别困境,还会有许多人凭身材、长相就给女性贴各种标签,总是有些人认为女性就该追求稳定、相夫教子等等。

而无论我们过去是否遵循这些刻板印象,我们总是拥有重新定义自己,调整人生方向的权力和机会,去构建自己心中的女性模样,去探索适合自己的审美风格,去选择自己热爱的事业和生活。

这是一条很困难的路,但当你能够自由地成为自己的时候,你会发现一切都很值得。